67书吧 > 最强剑仙 > 第一千二二八章:水落石出

第一千二二八章:水落石出

作品:最强剑仙 作者:左刀 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一秒记住【67书吧 www.67shu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~

    被问起和肖丞的关系,拓跋血月神色更加落寞,红唇微微上扬,露出自嘲的惨笑,俏脸透白,显得极为脆弱感伤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对肖丞并没有多少感情,甚至讨厌更多一些,也正是因为如此,当肖丞为了断后让她能安然离开自爆而亡,她心中更加悔恨和失落。

    如果以前就和肖丞坦白关系,多多接触,或许就不会那么讨厌肖丞,关系会更加亲密,或许就没有今日的危局。

    可是,肖丞已经死了,后悔没有任何用处……

    如今肖丞自爆而亡,隐瞒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她此时心中极为难受,很想将心中藏的事情吐露出来,缓解压力,而狠人和她最亲密,当然是最合适的听众。

    拓跋血月脑袋枕在肖丞后背上,幽幽叹道:“唉…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我就该将这些事情和他讲明白,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!

    我和他的关系其实很复杂,牵扯到上上代的爱恨纠葛,简单来说,我的外祖父和他的外祖父是一对生死仇敌,不共戴天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大概是六十多年前,我的外祖父和他的外祖父相继突破了出窍之境,两人都想杀死对方,便约战在一个较为隐蔽的玄界中,此事很少人知晓,我外祖母事后才找到两人激战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时,他的外祖父是天山派的掌门,我的外祖父是天河派的掌门。都是名动天下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二人进入了那个隐蔽的玄界,大战三天三夜难分胜负,都已经身负重伤。性命垂危,身体无法再战,却都极为不甘。

    于是便元婴出窍,以元婴对战元婴,定要分个生死来!”

    肖丞听到拓跋血月说到这里,不禁一阵错愕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母亲所知甚少,一直记得他母亲只是一个对他不太好的普通女人。整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玩牌,就像一个乱赌鬼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。他还清晰记得他母亲打麻将玩牌的情形,怎么就突然变成天山派上代掌门唐兴腾的女儿了呢?

    何况他母亲也不姓唐啊,难道是拓跋血月弄错人了?

    可见拓跋血月言之确确,绝不是瞎说。这种事情,若无法绝对肯定,拓跋血月也不会拿出来说,更不会为此不远千里来为他解围!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儿?肖丞心绪一片凌乱,总觉得这事有些扯淡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和他应该算是世仇,你为何会不远千里赶来救他呢?”肖丞皱眉疑惑问道,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拓跋血月似乎没有听到肖丞的话一般,眼神迷茫无神。幽幽叹口气,继续道:“后来,两人元婴大战。最后他外祖父唐兴腾活着离开了玄界,我的外祖父落败殒命。

    唐兴腾离开玄界之后一年后,他的道侣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,名为唐钰阕,唐钰阕便是肖丞的亲生母亲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肖丞听完拓跋血月的讲述,更加错愕。整个人都有些懵,无论如何。

    听起来他和拓跋血月都算是世仇大敌。为何拓跋血月还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救他呢?这根本说不通,里面绝对还有事!

    “如你所说,那么你和肖丞算是世仇,为何还要不顾性命去帮他?这是什么缘故?”肖丞缓过神,打起十二分精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上面说的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我外祖母事后赶到大战的所在位置,仔细查看了那具尸首。

    那具尸首虽然已经面目全非,可外祖母却依然能够判断,那并不是我外祖父的尸首,而是唐兴腾的!

    而且,大战的时候,只有我外祖父和唐兴腾二人,再无他人!”拓跋血月自嘲惨笑道,笑容说不出的无奈和伤感。

    肖丞神色一变,不由毛骨悚然,浑身鸡皮疙瘩,虽然拓跋血月说的很含蓄,可他作为修真者,却瞬间明白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关键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,最后元婴战的时候,唐兴腾战胜了你外祖父,但身体可能已经被你外祖父毁去,于是选择了夺舍你外祖父的身体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活下来后可能便用某种特殊的法门重塑了体貌,在天山派继续当掌门,一年后他道侣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……

    但是唐兴腾那时的身体是你外祖父的,血脉没有改变,也就是说其道侣生下的女儿和你母亲……是同父异母的亲姊妹……

    可是,据我所知,他母亲只是一个普通人,并不是修者,而且也不姓唐,你会不会弄错人了?”肖丞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,目瞪口呆的看着拓跋血月,下意识问道。

    若真如拓跋血月所说,他岂不是凭空多了一个天山派上代掌门这么一个外公,还多了一个外婆……他老妈便是唐钰阕……和拓跋血月母亲是亲姊妹……

    简直是晴天霹雳,该不会等会还告诉我,我不是我父亲亲生的吧?

    这事情我自己他妈*的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?

    拓跋血月摇摇头,无奈笑道:“是的,他母亲并不姓唐,至少在他自己看来,他母亲不姓唐,而是姓石,叫石韵。

    石韵其实并非他生母,而是养母,石韵实际上是我的亲生母亲……现在知道我和肖丞的关系了吧?”

    肖丞如遭雷击,身体一震,只感觉天旋地转,整个世界仿佛都在崩溃。

    拓跋血月告诉他,他所认知的母亲并非亲生母亲,他认知的母亲实际上是拓跋血月的亲生母亲,是他的养母……

    这消息对他来说就像五雷轰顶一般,将他的认知完全颠倒,令他无法相信,更无法接受……

    肖丞全身失去了温度,呆滞而木然的点点头:“已经明白了,我和你是表兄妹关系……我¥%¥&……这绝对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肖丞根本无法接受拓跋血月所说的真相,可理智告诉他,拓跋血月所说的事情多半是真的,没有必要骗他,骗他也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可……他和拓跋血月都曾赤*裸相见,至今为止他还能清晰记得拓跋血月那完美如玉的香滑*,甚至连每一根毛发都能记得清楚……

    差点就那啥了,还曾相拥忘我亲吻过,好险好险……命运真他娘*的扯淡荒谬,这都哪跟哪儿啊……老子不信!

    肖丞此时欲哭无泪,真想将令荷和刘云风两人拖出来再杀个几百遍,可惜人都死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~(未完待续)
本站推荐: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修罗丹神 飞剑问道 开天录 吞海 万世为王 天龙邪尊 大夏王侯 圣墟 元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