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书吧 > 妾无良 > 第117章 .暖男

第117章 .暖男

作品:妾无良 作者:古锦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67书吧 www.67shu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柳水云的生活曾经很多姿多彩,但也无奈至极。

    当初在京城里一唱成名崭露头角后,颜、艺与身份,都很快便被先太后娘娘看中,揽人入宫。后来他自然便被打上了先太后的标签儿。后来他利用身份之便出入周旋于京城权贵中间,不管愿不愿,混得也算是如鱼得水的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先太后那么忽然人没了,整个四皇子一派萎靡然后破灭,他的身份格外尴尬。好在那时的珍妃,现在的太后娘娘又慧眼识了他这只珠,于是他起承转合得还是很不错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先太后时候,毕竟他知道了太多权贵的秘密,太后没了,他自己便难以善了。所以珍妃有心,他也是有意的,他需要这么一个靠山。

    而现在,靠山登顶,而他,需要激流勇退。

    他曾经冒过的险出过的力,所求不为富贵权势,只为良民身份,自在生活,这些,都被答应,如今也一一被实现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真是何其相似。贱籍的出身,屈于威武权贵,但不停的寻机,然后终于跳出樊笼。

    武梁觉得,柳水云这么追寻而来,大约并不只是因为交情。一方面是他本人需要出走,更多的可能是她的精神鼓舞着他感染了他吧。

    他比她早得自由,却比她更没有方向和目标,于是踯躅至今。然后看到她出了程府依然雄纠纠气昂昂拍马走人了,于是便也想走在阳光下,这才跟着她而来吧。

    武梁想了想,既然人来了,也不好就这样让人走开吧,她没那么高冷。并且这位如今远走,还摆出自己的大号出来,这本身就是一种保护吧:咱曾是那谁谁谁,尔等小人谁敢动我一下?

    只要去打听打听,就知道这位和太后有交情,太后都没动他,你们谁敢动他?

    总之这位有颜有财,沾不沾他的光且另说,至少不会增加她的负担,哪怕留着看呢,也是一种眼福不是么?

    当然若是同行,还有别的问题要统一意见,“这么些人一起,大家该听谁的?”

    武梁这边四人,柳水云那边,四个保镖,两个男仆,一个小丫头一个老妈子,这一伙子合起来十几个人呢。如果遇到大家,哪怕只有他俩意见相左呢?难不成剪刀石头布一回?

    一般居家也好在外也好,女人听男人的,不说天经地义了,也至少是约定俗成吧?可她既然专门问起这个,肯定是自己有想法。柳水云于是答得很爽快:“意见不合时,听你的,意见统一时,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呃?这答案是抄袭么?一般大男人们都会有的想法,他就这么抛弃了?

    武梁还算淡定道: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心里的感觉比她口头上答话的语气更好!真的,这答案她喜欢。她不爽别人当她的家做她的主指指点点她的生活很久了。如今翻身得解放,又是这般追寻畅游自在的出游,还能不想听自己的么。

    柳水云便从怀里掏了叠银票出来,“既然听你的,银子当然也归你管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乖乖的,那么多?武梁翻了翻,似乎他为了方便使用,最大面额也就千两。但这厚度,差点儿晃瞎谁的眼睛好么。

    这是炫富吧,出门在外,这么露财真的好么?

    柳水云见她呆呆的,便笑道:“我的首饰还多着。我用首饰换银子,比你方便得多。你的东西,就留着自个儿戴吧。”

    他首饰还多着,所以银子还多着是吧?被鄙视了么?

    反正,这样的土豪,真土豪也!帅!

    武梁在推辞与接受之间纠结,真的,气节啥的,咱还是有的,她挺不好意思道:“我既然出得门来,自然也有银子傍身。当初借你千两,还准备等下还你呢,怎好再拿你的银子使。”

    但柳水云说:“那些本就该给你做唱本的酬劳,并且也还不够呢。不过,你这是欲推辞么?原来你还是嫌弃……”

    嫌弃人也不能嫌弃钱呀,何况这样的美颜,她嫌弃得了吗?

    武梁于是收了两张,“担心丢失,其他的你先收着,等我花用完了再找他要。”

    柳水云喜欢她说的“再找你要”,听着就十分的熟稔不见外。

    大家就这么说定了,之后一路游走,都归武梁决定方向。比如去哪儿,停留多久,下一站又到哪儿……她做出方向性的指示,自有人安排好大伙儿的衣食住行,而柳水云,依然遮遮罩罩,只负责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就好。

    关于行程,武梁完全没有讲究,游人如织的风景名胜,碧瓦朱甍的繁华城郭,乡间有野趣,农里有俚歌,还有名山大刹,小庙庵堂……反正她的想法是,就这么一路游走向天涯……

    而关于那个安静的美男于,武梁有时候想,人和人的缘份真是奇怪,所谓对的时间,对的人,遇到哪方面都合适的了,于是可能也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她所以会这么想,实在是因为这一路走来,柳水云的那暖男气质已表露无疑,对她温柔体贴得让她忍不住感叹起来。

    日常无大事儿,但柳水云就是那种事无巨细,都操心到位的人。热了一路有他扇风遮阳,冷了有他备好热水披风。早上提醒芦花出入轻手轻脚;午时怕她积食,总要哄劝出去走两步才行,或者就陪着懒动的她消磨,然后才肯放她去午睡;晚上还亲自调配药水给她泡脚……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事情,做三件两回的没什么,天长日久如此,让武梁真心觉得:得此男相伴,养眼耐用,好看暖心,超值!

    真的,美男魅力可以忽略不计,腰缠万贯可以忽略不计,对她所有决议的无条件支持可以忽略不计,目光在她身上的停驻可以忽略不计……但那一件件一桩桩实际做出来的小事儿,却还是日积月累的让人上了心。

    武梁觉得,这样平实细碎生活中的举动,是比那一路的风花雪月,都还动人的风花雪月。

    不只她,关于男人问题,芦花原是只拥护她的,如今她尚未表态,而那丫头却早早就投票给这位美人君了。

    还有杜大嫂夫妇,最初的时候,还偶尔开着玩笑提醒一两句,免得他们行事越界的意思,后来也早早的闭嘴了。如今两人偶尔感叹起来,却全无反对之意了。

    倒只有她,才是那个没被彻底攻陷的顽固派。

    他们先一路向东,直达辽东湾海边看海,然后向南,复又向西……他们走过了春,走过了夏,走进了秋冬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感情,也早由从前的稍许客气着行事,变得无话不谈,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天冷了,柳水云问她:“你想不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,静待花开?”

    武梁表示天实在冻,这个提议可以考虑。

    柳水云又道:“以后还想走,我陪。若想留,我陪。一直陪你到百岁,你看可好……”

    好,当然是好。

    武梁表示,让她认真考虑看看。

    她是认真的,会认真考虑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他们路过繁华,也入过不毛之地。尤其过两广入川滇,多艰苦的环境都呆过,多惊险傻眼的状况都遇过,但武梁一直没再病过。

    武梁觉得自己不只是身体好了,她也更加的爽朗无拘了。而人,其实也废了很多。什么心都不用操,傻乐呵只顾眼前的日子,培养不出个什么雄心壮志来。安耽无虞,大约就是她这种状态吧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日子,不美么?不是她期望的么?妇复何求呢?

    于是那么挺过新年,在来年春暖花开时候,武梁终于点了头。

    “未来的路,我们一起走。”她这句不算特别的话,让柳水云泛了泪花。

    也许,从前没有那么情深,但近一年的相处,却让他深情起来了吧。反正武梁觉得,纵算他是戏子,这泪花也不是他演出来的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他们悠哉悠哉的过得还挺爽,但京城里,有人不爽。

    杜大嫂夫妇一直是守信的,说不送信儿回去就一直没有送信儿回去,当然也因为他们一直就无事。

    不过年终了,两口子还是决定盘点一下行程中的主要事迹,打个报告回去吧。

    于是邓隐宸怒了。

    当初京城里不告而别,待邓大统领再来探时,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,于是他也只是自嘲一笑罢了。

    后来这么许久没有消息,并不是他完全不知道他们的行踪,只是他没有再刻意去细细探查他们的行事细节。

    杜大嫂夫妇一直没有递消息给他,他能明白肯定是武梁不让。她的态度表露得这么明显,于是他也不再执著。

    他一直是懂她的。他的尊严也不允许他多过火。但他却无论如何不能理解她跟个戏子在一起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同行,但他们怎么可以在一起?他们已经同行了很久,都没有发生什么绮事绯闻,如今却忽然就在一起了?

    她瞧不上他,却去将就一个戏子?他还不如一个戏子不成?

    邓隐宸很愤怒,他不只觉得很受伤,他还觉得很受辱。
本站推荐: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