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书吧 > 三国之四世三公 > 第三一二章 何文的决定

第三一二章 何文的决定

作品:三国之四世三公 作者:120笑话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67书吧 www.67shu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商税,放在袁常穿越前的那个时代,相信谁都知道是油水十足的税收。然而,在封建的时代,特别是宋朝之前,商税根本不被朝廷看重,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一些。

    在宋朝之前,朝廷的税收主要是以田赋为主,其他如丁税、地税等为辅,商税,占了很小的一部分。士、农、工、商,商人的地位很低,因此,商业行为是被看不起的。因此,朝廷对于商人的税收也不是很在意。在他们看来,收商人的赋税,简直就是降低身份。那么,就有人会说了,商人的赋税那么低,岂不是很多人都跑去当商人?

    这简直是笑话,商人什么地位?就算真能赚钱,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是没有人愿意当商人的。即便是一个农民,看到商人喷你一脸,估计商人都不敢说话。当然,一些巨富商人就没有可比性,有人要钻牛角尖的话,那如果是农民当官的儿子拿出来比,不是一样能喷商人一脸。所以,在通常情况下,没有农民会为了躲避赋税而去当商人。

    就如著名的丝绸之路开通,无疑使得中原的经济发达,这也是商人带来的作用。然而,朝廷还是没有太过看重。相反,那些驻守在边境,负责商人出入境的将士,反而从这些商人身上捞到一大笔油水。

    那么,为何到了宋朝之后,商税就剧增呢?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宋朝的时候,商业发展太过繁荣,《清明上河图》就是商业发展中的一段缩影。唐太宗李世民创造了大唐盛世,很多人以为唐朝很富有,然而,跟宋朝相比,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唐朝之所以称为盛世,是因为唐朝将士的军事实力强悍,还有民族融合性。就唐朝创造的经济,占据世界的四分之一,没错,是当时整个世界的四分之一。然而,宋朝当时的经济是多少?数据相当惊人,占据了十分之九,即使是第一次工业革命时候的英国,都没能达到这个地步。由此可见,宋朝的商业是何等发达。因此,朝廷想不注意到商税都不可能了。这也是宋朝跟西夏、辽国、大金等国开战,无论胜败,宋朝廷都会赔款,人家姓“送”,有钱就是这么任性,你能说什么!

    且说袁常提出商税的问题之后,在场官员们的小心肝都“突突突”的跳起来,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在场的官员大部分都是世家大族出身,算是家族的嫡系子弟。因此,他们都明白,家族之中在渤海郡都有自己的产业。朝廷觉得收商人的税是贬低自身身份的行为,然而,对于世家大族而言,经商可是很赚钱的事。别看大部分的世家大族都是读的孔孟之道,然而,人前一套,人后一套却是没有人比他们还精通。

    而现在,袁常突然说出商税的问题,他们岂能不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官员站了出来,只见他仪表堂堂,五官端正,即使人过中年,却也依稀能够看得出他年轻的时候是个**才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厮一开口说话,就让在场的众人觉得他是个脑残了,而且是没救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,莫非您是觉得这商税太高了,所以也要降一些么?”

    大家都暗自嘲讽,这厮人长得倒还端正,怎么会问出这么白痴的话?朝廷征收的商税是百税一,也就是说商人赚了一百金,朝廷只征收一金的赋税,这简直可以说是低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。若是放在袁常穿越前那个时代,估计那些商人都会蜂拥到这个时代。尼玛,这样的税率,就跟没有一样。别看经商的很多,然而,真正的大商人却没几个,大部分都是在世家大族的控制之下。例如河东卫家、徐州糜家等等,都是一时巨富,却都是世家大族的出身。

    袁常淡淡的瞥了这家伙一眼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姓甚名谁,居何职?”

    在场的官员看到袁常的表情,似乎都知道这家伙要遭殃了。然而,作为事件的主要人物,却是没有丝毫自觉,略显得意的整了整长袍,用一副牛气冲天的口气说道:“属下陈焕,身居仓曹史之职。莫不是大人觉得属下说的在理,故此要将提升属下的职位。其实,属下觉得不用,属下以为仓曹史这个职位正适合属下,属下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自我感觉良好的陈焕把话说完,听了两句就已经不耐烦的袁常却是猛的拍响案桌,一脸冷然的盯着陈焕,好似要将陈焕生吞活剥一般。

    其他官员心中都暗自摇头,嗤笑这陈家出来的人怎么都是这么极品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仓曹史陈焕,是渤海郡世家大族之一的陈家子弟。这个陈焕,跟之前被袁常给撸下台的陈棠还是叔侄关系。陈棠是倚老卖老,无所作为;而陈焕,则是自我感觉良好,一点眼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之前那一次议事的时候,陈焕作为仓曹史,在袁常和袁常交接的时候,自然要去把仓库的东西都清点一番。因此,陈焕没有看到袁常让陈棠退位让贤的场面,否则,这陈焕此刻绝对不敢站出来说这一通废话。可惜,陈焕不知道陈棠的事情,所以陈焕注定要杯具了。

    当时陈棠被袁常逼走的事,在场这么多官员,按理来说陈焕应该会知道,可是他却是不知,这又是为何?

    先前说过了,陈焕这人没有眼色,简单的说就是不懂人情世故。跟同僚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,因此,没有人会主动的把陈棠的事告诉给陈焕。其次,大家都知道陈棠这家伙是个小心眼的人,眦睚必报。他被袁常赶走这样的事自然很丢脸,不过,他自己不会跑去跟别人说。而当时在场的官员,也不会去宣传,陈棠的辈分极高,大家都不想招惹这么一个人。最终,使得陈棠的事,除了当时在场的官员知道外,其他人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陈棠也似乎销声匿迹,没有踪影。然而,大家都知道,陈棠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袁常,陈棠就像是一条毒蛇,静静的蹲在角落,寻找时机给袁常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,属下哪里说的不对了,还请太守大人指正。”

    陈焕有些纳闷,这袁常怎么无缘无故的拍桌子发飙了?难道自己说的不对?不过,貌似没什么问题啊,自己说的话似乎都很在理啊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袁常冷哼一声,直接破口大骂道:“你tm的是不是脑残金吃多了,还tm的你说的有理,劳资还要提升你的职位?卧槽,就你这样的智商能够活到这个年纪还真的不容易。回去问问你娘你是不是三代近亲结合出来的产物…”

    袁常丝毫没有停歇的骂了半天,听得在场的官员们是目瞪口呆,委实没能想到,四世三公的袁家出身的袁常,骂人竟然如此犀利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你,你,你…”

    陈焕被骂个狗血喷头,虽然袁常骂的内容很多他都是糊里糊涂。但是,至少他知道袁常是在骂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自以为是,自作聪明。从今天开始,你不用来太守府上班了,你的俸禄,我会让人送到你家。现在,立马给我团成团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陈焕愣了,在场的多数官员也都愣了,就这样把陈焕给免职了?是否太儿戏了?不过,他们想想发生在陈棠身上的事,也就不觉得发生在陈焕身上有什么儿戏了。当然,陈家两人的教训告诉他们,千万不要在袁常面前得瑟,否则,死的就是你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,属下的官职是刺史大人任命的,你无权罢免。”

    陈焕表示不服,梗着脖子,一脸坚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哟呵!”

    袁常笑了,心中极其感慨,恨不得给陈家送上“勇于助人,我为人人”的锦旗。他要杀鸡儆猴,每次都有陈家的子弟配合他,这让袁常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渤海郡我最大,我让你滚你就滚。当然,你若是不服的话,可以去邺城找刺史大人汇报,我不会拦着你。不过,在刺史大人没有任何回复之前,在渤海郡,没有人可以违背我的话,不管是哪一个家族的人,都一样。所以,你明白了没有?要是你再不滚出去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陈焕咬着牙,站在原地动也不动,他倒要看看袁常如何让他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袁常不屑的笑了笑,大多数的士子估计都是读书读傻了,他们能活到这个年纪,确实不容易啊!

    “典副郡尉何在!”

    “俺在此!”

    典韦应喝一声,跳进大厅之内,凶神恶煞的面孔之上满是狰狞之色,杀气凛然的双眼更是在众人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如今已被罢免,却不离去,妄图扰乱本太守议事,该怎么做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!”

    典韦狞笑着走到陈焕跟前,伸出蒲叶般的右手,像抓小鸡似的将陈焕给提了起来。看的大厅内的官员是心惊胆战,袁常这个太守很凶残,袁常的护卫也是一样。陈焕如此大的一个人,却是被典韦一只手给提起来。

    等典韦将陈焕提走之后,袁常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,“和蔼”的说道:“诸位,碍事的家伙已经不在了,我们继续说说关于商税的问题吧!”

    在场的官员都见识到袁常的凶恶面孔,又岂会被他伪装出来的和善面孔给欺骗了。如今讨论的是商税问题,事关大多数官员家族利益的问题,所以,他们都保持沉默,自己不说话,袁常总不能逼着他们说话吧。

    何文目光扫过众人,眉头皱起,想要站出来,却又担心陈家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袁常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,那就是提高商税。这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事,可是这些官员却心存侥幸,认为他们不说话就什么事都没有,简直可笑。何文很清楚,掌有渤海郡大权的袁常,已经是下定决心提高渤海郡的商税了。现在他们的选择只有两个,要么支持,要么反对,没有第三条路让他们走,想要当墙头草两边倒的家伙,最终两边都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在何文的心中,其实是认可袁常的做法。虽然何家也有自己的产业,但是,何文看重的是渤海郡的利益,即使提高商税,何家依然有利可图,既然如此,为何不和平探讨,协定一个双方都满意的规则。何文是这么想,其他人显然就不是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袁常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,何文的神色变幻他自然是看在眼里。因此,他已经大致明白了众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郭嘉神色淡定,上前道:“大人,朝廷宽宥,待商人以仁。对于商人的行为,向来都很宽松,即使税收,也只是象征性的缴纳少许。然而,即使是这样,大多数的商人却还是不知满足,通过各种方法逃税、漏税。他们的行为可耻至极,既然他们不愿接受朝廷的宽待,那就无须客气。故此,属下以为,可提升商税,惩罚无耻商人,同时增加渤海郡的收入。”

    郭嘉的行为,显然跟袁常是一唱一和。而且,郭嘉是袁常的人,大家都知道,郭嘉会站出来支持袁常,他们都预料到。

    “大人,郭主簿所言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赞同郭主簿所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赞同。”

    然而,郭嘉的话音落下没多久,又有好几人站了出来,他们也都是支持郭嘉提高商税的意见。显然,这些人跟郭嘉早有沟通。

    众人都将目光看向那些附和的人,顿时心中明白了*。

    赞同郭嘉的人一共有六人,其中二人是平民出身,他们的职位也很低下,基本相当于无的地位。而另外还有四人职位高了一点,却也仅仅是高了一点而已。当然,最主要的是这四人同样是世家大族的出身。只不过他们的家族比较末流,都快要到寒门的地步了。因此,众人也明白为何他们会选择支持袁常,显然他们想借着这次的机会,让他们的家族获得一个重生的机会。倘若赢了,他们的家族又能站起来;倘若败了,他们最多也不过是离开渤海郡。反正他们的家族都要没落成为寒门了,还不如趁着这次的机会拼一把。

    何文心中更纠结了,郭嘉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拉拢了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,并且他们第一点风声都没收到。由此可见,郭嘉的能力让人惊惧。要知道,作为袁常的心腹,郭嘉、赵云等人一直都被世家大族给盯着。然而,他们却没发现郭嘉与这些家族的能力,他的能力又怎么会不让人害怕?

    当下,何文心中发狠,上前道:“太守大人,郭主簿所言甚是,属下也觉得很在理。只是这商税该提升多少,又该如何决定?”

    何文的话倒是直指根本,商税收多少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而一些反应快的人,也都明白何文的意思,纷纷站出来同意提高商税。如今袁常显然是决定要提高商税,若是还跟袁常唱反调,那真的是找死。既然结果都一样,还浪费时间干嘛?而且,何文说的没错,商税要提高多少,这个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原本的商税是百税一,如果说提升到百税二,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相信他们都懒得反驳一个字。但是,如果商税提升的太高了,相信很多人也难以接受。商人逐利,即使是世家大族的商人,他也还是逐利。伟大的社会主义先烈马克思曾说过“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;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,甚至不惜生命。”

    袁常看了看何文,觉得这家伙倒是灵活,当下看向何文说道:“何郡丞,你也觉得提高商税是对的,那么,你说说应该提高多少?”

    何文嘴角抽搐,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袁常给盯上了。不过,他也预料到了,一旦他站出来说话,就会有这么一天。因此,他也没有惊慌,神色淡定的站了出来。提高商税何文不会有意见,而且,要做到让袁常满意的同时,家族还要能有利益可图。所以,想了片刻之后,何文便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太守大人,属下以为,可将商税提升为百税十,提高渤海郡的收入,加快渤海郡的发展。作为渤海郡的子民,属下相信,每一个人都愿意献出一份力量。”

    在场很多世家大族的子弟看猛然间将目光望向何文,心想这何文是不是发疯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商税是百税一,然而如今何文却是一口气就翻了十倍,如果不是疯子,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?

    其实,何文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他既然已经决定站出来,跟着袁常的脚步走,就不会再改变。袁常既然把商税的问题拿出来说,显然不会是小打小闹。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,经商有很大的利润。大部分的商品至少都是对半赚,厉害的甚至是好几倍的利润。因此,百税十的税率,其实严格来说,还真的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可惜,其他世家大族的子弟不这样认为。经商赚到的钱是他们的,他们为什么要献给朝廷,这是没有理由的。因此,很多人都跳出来反驳。

    “何郡丞,百税十是否太高了?”

    “何郡丞,张记室说的没错。商人行商也很艰难,如今一口气就抽了他们一成的税,怕是他们心中不满。”

    何文心中冷笑,跟我说没有用,袁常才是决定人。

    似乎也都想到了这一茬,其他人也不再围攻何文,都将目光看向了袁常。何文瞳孔骤然缩紧,就在刚才一霎那,他发现袁常的眼中闪过凛冽的寒光。背后不由得冒出冷汗,看来袁常要有大动作了。

    至此,何文很快便有了决定。
本站推荐: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