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书吧 > 农门悍女:山里汉子宠上天 > 第242章 终身大事最大!

第242章 终身大事最大!

作品:农门悍女:山里汉子宠上天 作者:锦上姝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67书吧 www.67shu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242章 终身大事最大!

    “蓁蓁!”于铁木自然而然嘴角的上扬。

    “头,不好!我们又被人跟着了。”在于铁木要往喻蓁蓁走过去的时候,夏至一把拉住于铁木。

    于铁木猛的一顿。

    “头,先不要和蓁蓁说。我们先走。”夏至和于铁木低头沉声道。

    于铁木蹙眉。

    喻蓁蓁没想到今天来绣品店能在马行这边遇到于铁木,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很奇怪,不管早前如何生气置气,可只要一见到于铁木,她就觉得自己满腔的怒气随即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,你是来置办东西的吗?”喻蓁蓁一边走上前,一边笑着问于铁木。

    和自己在心里说了好多次,一定要衷心祝福于铁木和于彩凤之后,她发现现在遇到于铁木之后,心里敞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蓁蓁,我还有事。先走!”于铁木也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身边那些见不得人的势力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他要立马离开,否则喻蓁蓁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,你是不是生气了?为什么你看到我就要走?”喻蓁蓁快步的走过去,拉住于铁木。

    她都想明白了,也真心祝福他了,他为什么看到她像看到瘟神一样,避之不及?

    “蓁蓁。放手!”于铁木情急之下,沉声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又沉又冷,喻蓁蓁拉着他衣襟的手被吓得骤然弹开。

    心突然间碎了一样,往后沉沉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于铁木从来没对她如此冰冷过。

    从来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他却对她如此呵斥。

    这样生冷的凶她。

    喻蓁蓁楞在原地,都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是不是男人都这样,心里有了其他女人之后,对自己身边其他的女子就在也没温度了,这个人哪怕是他以前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的妹子!

    眨眼间,于铁木和夏至已经不见,她抬手摸一下自己的脸,都是泪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头,刚才你和蓁蓁小姐说话的语气,凶了点。”夏至和于铁木一路奔走,回到酒楼,感觉身边危险降低不少之后,夏至有些为喻蓁蓁抱打不平。

    于铁木沉默没出声。

    他也意识到了,刚才情急之下,说话语气确实很重。

    他以前都不曾这样和这小妮子说过这种重的话,不知道她会不会很委屈。

    “哎,头,你要去哪?”夏至一个垂眉,再次抬眸的时候,发现于铁木身影就已经到了酒楼外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危险!”夏至喊道。

    于铁木却好似都没听到一样,急急返回刚才遇到喻蓁蓁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心里泛出无数愧疚,在危险的时候,他都不应该向刚才那样和喻蓁蓁说话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所遇见的街道上,早就没喻蓁蓁的影子。

    于铁木心急心慌,四处找寻。

    “哎,于大哥,看到你真好。”找到钱记杂货铺的时候,钱盈盈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好。”于铁木客气的和钱盈盈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刚才蓁蓁来了,说他们家橙子快熟了。你回去的时候和她说一声,橙子熟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。我刚才忘记和她说了。”钱盈盈笑意盈盈的和于铁木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蓁蓁来你们这了?”听到喻蓁蓁行踪后,于铁木深深的松了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刚坐马车。说回上虞村去了。于大哥,你不知道?”钱盈盈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他和喻蓁蓁可一直都是一起的。

    今天有些奇怪,于铁木竟然不知道喻蓁蓁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我刚有点事,和她走散了。她先回去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喻蓁蓁是安全的,他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,要不要来我们坐一下?”钱盈盈盛情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你们先忙。”于铁木客气回拒道。他还得回酒楼。

    后天出发,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准备,要对各项事务进行一一安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。

    下虞村,于兴旺背着于氏,偷偷的挑一担东西进屋子。

    这一担东西,是他用自己仅剩的所有家当置换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担喜庆的东西,于兴旺有些激动,可更多的是忐忑。

    晚上点着油灯,油灯忽明忽暗,眼睛困得都要打架了,可他还是去没去床上。

    他想等于铁木回来,商量明天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可于铁木一个晚上都在镇上,并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清早,路上有霜,天还只是微亮,于兴旺穿上棉布鞋,佝偻着背,趁着于氏还没起床兴风作浪的时候,挑着他昨天晚上准备那一担东西悄悄的出门。

    朝霞缓缓升起,太阳照射大地。

    于兴旺也不知道自己在路上歇息了多少趟,总之,累了他就停,歇了一会他又开始挑几步。

    一路上使劲挑,挑到天色大亮的时候,他总算挑到了上虞村境界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于大叔吗?大叔,这么早,你挑一但东西,是要去哪里?去山里过年吗?”上虞村有人认出于兴旺,和他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箩被他用红布严严实实的罩着,这点东西,要去女娃子家提亲,他其实是很拿不出手的,可他也没办法,家里于氏太蛮狠霸道,他银子都被她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。是去那边。”于兴旺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。呵呵打哈哈回答。

    “前面上坡,你身体不好,路还滑,你小心点走。”对方提醒道。

    于兴旺又点了点头,“谢谢,谢谢!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又挑了很久很久,终于走过祠堂,距离锦姝绣坊只有几步路了。

    越离目的地近,他就越忐忑,歇着歇着,感觉自己走过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还是给自己鼓气,不管怎样,这件事他不能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为了他儿子,他这张老脸,丢了就丢了!

    铁木的终身大事最大!

    铁木不善言辞,不会花言巧语,可对他这个将死的老父亲确实真情实意。

    孩子长这么大,他未曾为他做过什么事,这件事,于氏是不可能为于铁木做的。

    由他出面来,最好,也几率最大。不管他怎么差,他出面起码能代表他们的诚意。

    于兴旺再次鼓了鼓气,踉跄的挑起一担箩,往锦姝绣坊里走过去。
本站推荐: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