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书吧 > 王爷!太后宠不得! > 第868章 ,试探

第868章 ,试探

作品:王爷!太后宠不得! 作者:长安莫衿 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一秒记住【67书吧 www.67shu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皇甫孟佳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这话,她从门缝中看了出去。

    左相大门口人来人往,有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,当她想要细看时,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平步?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平步离开左相府后,她派了人跟其身后,可没过半日,派去的人就回来禀报说跟丢了。

    竟是跟丢了?

    她府里养的人不会是废物,若是连一介书生都能跟丢,那只能说平步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书生。

    筎果起床时,窗外已是红日高照。

    聂玉书来为她号脉,她摆摆手,让人坐下吃补品。

    “太后,这怎么能行?这些补品都是给你准备的。”聂玉书看着用青铜制的碗盛的鸡汤,深皱眉头,将鸡汤推至筎果的面前,已示拒绝。

    筎果捧着自己有些肉呼呼的脸,惆怅地道,“你若是帮我喝了它,于我就是再造之恩,聂御医,你不会见死不救吧?”

    “太后,这从何说起?”聂玉书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就没有觉得我胖了吗?其实胖了也什么,可我天天吃这些,再吃就要吐了,你就帮我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筎果又将那碗有些烫手的青铜碗推至了聂玉书的面前。

    聂玉书看着这腾腾冒起的热气,手握成了拳头,“太后……臣身体易燥,不能吃这样的补品。”

    “易燥?”筎果蹙眉道,“可我听夏老头说你是体寒啊。”

    聂玉书神色一愣,晃神间又听她说,“聂御医,你不用如此拘束,夏老头去随军了,这些日子就要靠你照料我了,这一碗鸡汤就当是哀家赏赐你的。”

    赏赐之物,是不能不要的。

    聂玉书叹了口气,向筎果行了一礼,“如此,那臣就不推脱了。”

    他端起那碗鸡汤,忽然夏竹从他身边经过,一眨眼的瞬间,筎果只听到青铜碗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满地的鸡汤,煞是可怜,这鸡死得不得其所啊。

    聂玉书当即跪在了地上,“太后恕罪,这鸡汤有些烫,夏竹姑娘突然走过来,撞了臣的手肘一下,臣没有端稳,就给摔了。”

    筎果看了他许久,这聂玉书低着头,没有看她的神情,只是觉得屋内寂静的事情十分的久,久得连呼吸都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夏竹也是受到了惊吓,站在一旁还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筎果忽而笑开,让夏竹将聂玉书扶起来,“不过是一碗鸡汤,用得着这么惊恐吗?”

    聂玉书又交代了她几句养胎要注意的事项后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竹蹲在地上收拾着青铜碗和洒了一地的鸡汤。

    待聂玉书离开没有多久,夏竹突然开口道,“奇怪,我方才也没有碰到他啊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是她撞的?

    这聂大人也真是的,不想要喝鸡汤就不要喝嘛,给她喝多好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,聂大人有问题?”

    丹霜看出了筎果方才是在试探他,只是想不通这样的试探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本只是猜测,但是没有想到还真被我试探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丹霜随即提剑,“要我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不要声张,也不要派人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丹霜蹙眉,虽是有些不赞同,但还是点了头。

    聂玉书从寝宫里走出来,就见二宝手持着一封信,飞奔而来,“小主子,殿下来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芜暝离开才两日未到,就寄来了一封信,那往后这要寄上多少的信啊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,你看。”二宝将信递到了筎果的面前,又拿出了一个盒子,“这也是殿下派人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如此以往三个月,日日寄来一封信和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这一日,筎果躺在躺椅上,睡得很香,聂玉书坐在屏风后等了许久,忽而外面落了初雪,夏竹唯恐屋内的炭火不够,急急离开。

    细细缥缈的熏烟从紫金香炉里冉冉飘起,聂玉书拨弄了一下香盖,往里又添了一些沉香。

    外头狂风呼啸而过,忽而将窗户吹开,聂玉书赶紧起身,将窗户紧闭,,落目时定在了案桌上的一个梨花木盒子上。

    那盒子打开着,信和各式的小盒子各摆了一半。

    最上头的信是摊开着的,他瞥了一眼,这信正是萧芜暝所写。

    聂玉书定定地站在那木盒子前,看了一会。

    这信,是再寻常不过的家书了。

    他只看了一会,随后就坐回了椅子上,端起清茶慢慢浅尝着。

    初雪一下,这路更是泥泞易滑。

    北风卷着风霜吹进了军帐,将帐内昏黄的烛光吹得飘飘摇摇。

    问天风尘仆仆地下了马,跑进了军帐。

    军营外不远处的山坡上,站着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,他满脸的胡渣,但看他的眉眼,也是生的极好看的,若是梳洗一番,应当是个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影卫瞧着好似只会打探情报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这问天去了哪里?”洛易平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那女子脸蒙着面纱,瞧不出是什么神色,“他去了好些地方,冒死进了北戎的安江城,什么也不做,还是老样子,只是在城内东逛逛西逛逛的,哦,对了,他还拿着笔记录着什么,我趁他不注意,凑近一看,那上面写着什么包子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已经安插了人?”洛易平微微眯眼,“去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的军帐内。

    “殿下,经过守一番调查,属下已经将安江城内所有好吃的,好玩的店名都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问天将那纸递了过去,又掏出了几个小玩意,“还有这些是你吩咐属下去采买的。”

    萧芜暝看了一眼那些小玩意,淡淡地嗯了一声,将手中的毛笔搁下,将方写好的信塞进了信封中。

    “连同这些小玩意一起,送去雍城。”

    萧芜暝每日送来的信,几乎从来不提战事,只写了今日派人去了哪里的城,某处的吃食美味,某地的风景极美。

    落款前的最后一句,总归是,“待大战结束后,寡人带你去这些地方游玩一番。”

    别的国主为了战事,心力交瘁,他萧芜暝倒好,竟是带着游山玩水的兴致来。
本站推荐: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,妈咪9块9!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 我要做阎罗 你好,King先生 费先生,借个孕